雷安only不拆不逆!
凹凸圈的大大们都是天使!
会画画(画的特别烂)
会写文(写的也很烂)
是雷厨哦!头像就是每天抱着的雷团子!
开学后一个月放一天假……所以跟失踪人口差不多

  鎖孟沙  

【雷安】 说你爱我 3(完)

*有车,而且车技不太好。
*安哥性格可能有ooc

1
2

        下巴重重地撞在地上的疼痛终于让安迷修明白这一切不是他的幻想,不过好像……晚了一点。
        安迷修这一摔终于让他的大脑开始运转了起来,按照剧本来的话,他现在只需学声猫叫,然后雷狮会说"是猫啊"然后走开。
        ——个鬼啊。
        他一边感受着自己的血汩汩地
往外流,一边感觉眼前一黑。
        "我还说是谁……原来是你啊,安迷修。"
         完蛋了。
         "既然人在这里就早点给我吱声啊,趴在这种地方偷窥我有什么意思。"
         一只结实的手臂环住了自己的腰,另一只手向他的腿摸去。
         "嘶……"安迷修顿时倒抽了一口凉气,然后瞬间为这样的自己感到羞耻。
         只不过是一点小伤就满口喊疼的自己是在是太没用了。
        如果是平时的自己一定能忍住。
        是因为,雷狮在这里?
        他没有站在人群的中央,或是巨大飞船的最高处,被众人簇拥着,散发着闪耀的光芒。
        他就在这里,近在咫尺。
        "请放开我。"
         请别离开我。
        "我没事。"
         我早已疼痛不已。
         长久的等待,长久的窥视,令人窒息的荒凉和寂寥。
         帮帮我吧,我早已爱得迷失了自我,只有脑海里你的面容是那么深刻。
       "你在说什么鬼话。"雷狮低下头,直视着安迷修的眼睛,他的紫色瞳孔不知为何看起来湿漉漉的,睫毛轻轻地颤抖着,像被雨水淋湿的紫罗兰。
        你你口口声声说让我离开你,但你在想什么却清清楚楚地写在脸上。
       "别看我。"
         安迷修低下头,他知道自己的的眼泪和血糊的满脸都是,他现在宁愿雷狮赶紧离开这里。
       但我还是期望你能对我说些什么。
       "……还是直接抱你走好了。"
        雷狮说到做到,他轻轻地把手穿过安迷修的膝盖下面,另一只手挽过他的肩膀,就这样把他抱了起来。
        他走的不慢,甚至有点匆忙,但他却抱得稳稳当当,没有丝毫的颤抖。
        安迷修靠在雷狮的胸膛上,他能听到对方急促的心跳。
        虽然我隐隐约约感受到了什么,但我却不敢去确信。
       他抬起头,望向雷狮。
       那是美丽的紫罗兰被雨水浸湿的颜色。
        
        安迷修从未想过他会和雷狮如此和平地共处一室。
        他坐在雷狮房间的双人床上,雷狮坐在他对面,熟练地拆开他右臂上的绷带,已经被血浸透的绷带一条条掉在地上,并且用浸过水的棉纱把凝结在手臂上的血块清理干净,然后在伤口处铺上药膏。
      "我知道你有话想对我说。"
        正在安迷修为两人相对无言的状况感到不安时,雷狮突然说话了。
       "不过,你要是不说也没关系。"
       "我会一直等到你说出来为止。"
        他咧嘴笑道,深蓝色的碎发伴随着手里的动作轻轻晃动,看起来竟有几分纯良无害的样子。
        不过安迷修很快就明白自己错了。
        
        "脱裤子。"
        "啊?"
        "快点脱,不然你腿上的伤怎么办?化脓流水吗?"雷狮的视线落在骑士的腰际,白色衬衫的下摆由于经过了一场恶战变得破破烂烂的,露出了优美的腰部曲线和小巧的肚脐。
           "啊啊……哦。"安迷修大脑一片空白,下意识的就按雷狮的话做了,他解开腰带,拉开裤链,曲起腿慢慢地把外裤一点点褪下,褪到半路才发觉有什么不太对劲,他抬起头,正好撞上雷狮戏谑的眼神,这让他觉得更尴尬了。
       "那什么,上药,我自己来吧。"
        雷狮饶有兴趣地看他裤子脱到一半,露出两条白皙的大腿后就没了动作。
        "我改变主意了,比起用嘴说,我还是比较喜欢直接干。"
          说着他伸出手直接跟安迷修的大腿根来了个亲密接触,吓得安迷修一颤,险些直接倒在床上。雷狮的手有技巧地抚过安迷修的大腿,一直到半褪的裤子,他毫不犹豫地直接扒了下去,直到褪到脚跟便一扯,然后扔在了地上。
         安迷修彻底懵了,他不明白雷狮这是搞的哪一出,但他的直觉告诉他接下来一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
         雷狮靠近他,伸出右手抓住安迷修的左手,十指相扣。
        "你今天的心情好象不太好。"
        雷狮微微垂下眼,用手轻轻地摩挲着安迷修的手心,安迷修的脸一下子变得通红,他能看到雷狮对他说话时如鸟羽一般细密的睫毛微颤着,嘴唇微启,舌头扫过下嘴唇,被舔过的唇瓣闪闪发亮。
          "所以,你想……"
           安迷修试探性地问了一下,目光飞快掠过雷狮只穿紧身衣的上身,感觉周身的温度都上升了。
       "所以,我来帮你放松一下怎么样?"
         安迷修此时才看到雷狮脸上熟悉的坏笑。
        他难道是想……
         等到安迷修想反抗的时候,他人已经陷进了雷狮的大床里,雷狮解了头巾撑在他上方,他的头发散下来,却衬得他宝石一样的眸子发亮。
        "安迷修,你听好,"
         "虽然我想直接上了你,不过我觉得有些话我要是不跟你说,你一定会胡思乱想。"
         "我从小到大遇到的敌人不少,可你是我能真正作为对手来看待的。"
        "贵族那种矫揉造作的姿态我早就看腻了,所以我才会跑出来当海盗。"
        "人——应该是一种被利己主义所驱动的生物,他们看到自己过得比别人好就会感到愉悦。"
        "但你不一样。"
         "你只会用你那种冲动和虔诚对我说教,虽然那是我无法认同的。"
         "但我却不讨厌你那该死的正直无私,换句话说——"
          "我还是挺喜欢你这一点的。"
          安迷修睁大了眼睛,难以置信地望着一脸平静说出爆炸性发言的雷狮。
          "所以说我才没跟你说过什么喜欢——因为我知道你没法认同我——"
       "我想让你好,你懂吗,安迷修?"
        雷狮俯下身子,轻轻地在骑士的眼角落下一个轻轻的吻。
         有点湿润。
         "……这是犯规啊,你这恶党。"

下面是车。(点不了走评论)
点我

        END

*感谢大家对我这个新手的支持。
雷安真好。

        

评论(6)
热度(26)
© 鎖孟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