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only不拆不逆!
凹凸圈的大大们都是天使!
会画画(画的特别烂)
会写文(写的也很烂)
是雷厨哦!头像就是每天抱着的雷团子!
开学后一个月放一天假……所以跟失踪人口差不多

  鎖孟沙  

【雷安】 嘶声力竭 (ABO)

       前篇:01    02

        03.互不相识

  
  “导致流产的原因有很多,这里我先列举几个。”
  “首先是遗传因素,不过根据您的描述,可以首先排除。
  第二个是外界的不良因素,具体包括夫妻双方的生活习惯,例如大量吸烟和饮酒,还有就是噪声、高温环境、接触化学物质和……情绪异常。”
  “请问,以上我列举的情况中,是否有符合病人的情况存在?”
  “……有。”
  坐在对面的医生不经意地扫了面前的姐弟一眼,从他讲话以来,金发的青年就不发一言,一直都是看着就很可靠的姐姐负责对话,从青年身上散发出来的低气压几乎已经到了可以称得上胆寒的地步,但为了维持作为医生的形象,他还得一边掩饰一边将这个不怎么愉快的问答环节进行下去。
  秋似乎也感觉到了房间里紧张的气氛,她回头看了一眼她的弟弟,对方抱着双臂背靠在墙上,低着头,看不到脸上的表情。
  “金。”
  青年没有反应。
  “呐,金?”
  他猛地抬起头来,秋担忧的表情映入眼帘。
  “我没事……我只是……不用管我,请继续吧。”
  金很快就扭过头去,“我真的没事的,真的。”他重复了好几遍,仿佛怕别人听不懂似的。
  秋的眼中闪烁着复杂而又悲凉的神色,她想说些什么,可到嘴边只化为一声深深的叹息。
  “医生,非常抱歉,请继续讲。”
  目睹这一切的医生也无话可说,他犹豫了一下,才缓缓开口:“恕我直言,这位病人已经拥有自己的Alpha了吧?那么,请问可以请那位Alpha来医院一趟呢?”
  “他的情况很特殊……那位Alpha……恐怕来不了。”秋艰难地开口,“我们是病人的亲友,有什么事直接告诉我们就可以了。”
  医生却是一副仿佛了然的样子,又是个被Alpha甩了的可怜人……下半生都被毁了吧,唉。
  “既然这样,我就直说了,病人的流产,我认为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对于Omega受孕的不了解。”
  “在怀孕期间,双方最好不要同房,怀孕的一方更不能过于精神紧张或是情绪激动。”
  “其次,在受孕之前,双方还应该到医院进行一些有关检查,以保证新生儿的健康状况。
  并且,受孕的一方必须避免接触有毒化学物质,如苯,砷,放射线等等。
  根据我的判断,病人很明显缺乏这些常识,一个身体能力较弱的Omega,你们身为他的亲人,为什么当初没有告诉他这些注意事项?”
  面对医生咄咄逼人的责问,秋的脸色变得惨白,她似乎想要开口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紧紧地泯着嘴不发一言。
  当初安迷修说他和布伦达交往地时候,她就是反对的,但,看着两个孩子在一起是那么的开心,她便不忍去拆散他们。
  当安迷修在电话里吞吞吐吐地告诉金他怀孕的时候,秋甚至急得都要跳起来,几乎是下一秒,她从金手里夺过电话失态地冲他嚷道:“这种事情怎么就能随随便便决定呢?你有考虑过未来吗?你到底知不知道……人终将会为一时冲动做出的决定付出代价!”
  她早该制止他们的!当她看到布伦达的时候,她就能感觉到,如果安迷修和他在一起,一定会很辛苦。
  “我知道。”
  她早该知道的,布伦达,那个脾气暴躁的孩子怎么可能知道去关心保护好自己怀孕的恋人?
  “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安迷修那孩子又这么犟……这样到最后,受伤的一定会是他……
  “做好了……有一天,他突然离开的准备。”
  
  安迷修早就醒了,他默默地看着白色的天花板,旁边的窗户开着一条缝,有不安定的风溜了进来,掀开了白色的窗帘,细碎的阳光照进来,落在病床上。
  “吱嘎——”
  病房的门被轻轻地推开了,秋率先走进来,金跟在后面带上了门。
  “小安?”
  秋试着开口唤他,病床上的人过了好几秒才转过头,他的视线划过一脸担忧的秋,和身后咬着嘴唇,局促不安的金。
  “嗯。”
  他开口应道,声音沙哑。
  “医生说你已经脱离了危险,再过两三天就能出院了。”秋控制着自己脸上的表情,她看着安迷修的眼睛,生怕自己下一秒就会哭出来。“你出院后就先来我们家住,我和金最近搬去了凹凸星,金在那里的凹凸学院实习,我已经联系好那里的校长了,过段时间你就去那里上学。”
  她只字未提他的状况,没有问究竟发生了什么,布伦达去了哪里,为什么会流产……她只是简单交代了几句,便起身向房门走去。
  开门的时候她停住了,
  “小安好好休息,出院的时候我给你们做好吃的。”
  说完她就关上门离开了。
  金慢慢走过来,他看了一眼吊瓶里的液体,然后坐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静寂的房间,沉默的两人,只有风的声音沙沙作响。
  
  安迷修不想去思考,因为当他醒过来的时候,他就已经明白了一切。
  他,失去了与布伦达最后的联系。
  那个可怜的、还未出世的孩子。
  那个无比渴望出生的孩子,就这样悄无声息地死去了。
  在他一闭眼一睁眼之间,永远地消失了。
  说是他亲手杀死的也不为过吧。
  “安迷修……”
  金低着头,手指交缠在一起,支支吾吾半天才憋出一句话来,“……能看到你……真是太好了。”
  安迷修的心脏猛地一颤,不论是秋也好金也好,他们都在用自己的方式安慰他,如果就这样消沉下去,他还怎么能妄称自己为“骑士”呢?
  过去的终将会过去,也许有那么一瞬间想到了死亡,但转瞬间便灰飞烟灭。有时候,苟延残喘地活着比一心求死更需要勇气,所以,他必须要打起精神来,活下去……他的命,已经不单单属于他自己了,师父,秋,金,布伦达,还有他那可怜的孩子……未来可能还有更多,他要真正地履行自己身为骑士的责任,就算说他难看也好,不自量力也罢,
  为了救赎——
  “谢谢你,金。”
  “这份恩情,我一定会报答的。”
  
  经过大约为二十天的修养,安迷修总算恢复了一点精神,为了不让家里的两位担心,他尽力地露出了笑容,每天把自己搞得忙忙碌碌的,几乎没有一点空闲时间,做家务是每天的开始,完成后他会到外面进行兼职工作,在家里帮助秋准备三餐,无事的时候会稍微活动筋骨练习剑术或体术。
  就这样,一直到他入学的那一天——
  “小安会觉得紧张吗?”金和安迷修并排坐在通往凹凸学院的电车上,“紧张也是很自然的嘛!毕竟今天要举行新生选拔考试……小安这么厉害,一定能取得一个不错的成绩吧!”
  金很自然地自顾自地说了起来,安迷修没有插话,安静地听着金絮絮叨叨地给他讲注意事项。
  这样就好,他的指尖触到贴身存储的抑制剂,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布伦达……现在怎么样呢?他过的好吗?和他那位联姻对象相处的怎么样?对方会不会包容他那个暴躁的脾气呢?
  虽然很淡,但他身上始终缠绕着草莓牛奶的香气。
  他记得自己曾经为了布伦达学过酿酒,辛辛苦苦地忙了好几个月,然后在恋人的生日那天,为他倒上自己亲手酿制的红酒,将高脚杯放在桌上的那一刻,一只温暖有力的手覆在了自己的手上,握紧,举起,送到嘴边,然后喝下。
  “味道不错——以一个初学者来说。”
  “不过,还是你的味道更好。”
  布伦达一边面不改色地说着甜到粘牙的情话,一边单膝跪地,拉过安迷修的一只手,将一个指环佩戴在他的无名指上。
  “你愿意嫁给我吗?”
  安迷修被这猝不及防的求婚弄得手足无措,但他还是静静的考虑了一会儿,布伦达没有催他,只是静静地等待着。最后,他露出一个幸福的微笑,郑重地回答:
  “我愿意。”
  “送予我一生的挚爱——安迷修,
  “以绝对公正之名起誓,我一定会为你奉上最盛大的婚礼。”
  一想到这些,他几乎心痛得无法呼吸。
  他不自觉地抚摸着无名指上的戒指,许久,他才忍住了险些夺眶而出的泪水。
     谨以此纪念,那个只存在于梦中的婚礼。
  
  金和安迷修走到校门口时,金又忍不住嘱咐了两句,才恋恋不舍地与安迷修告别去准备新生考试。
  “遇到什么困难记得给我打电话啊!”
  安迷修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转过身准备向考试指定地点走去。
  “大哥,接下来应该往这边走。”
  “老大老大!往这里会有架可以打吗?”
  “佩利,安静,听老大的就行了。”
  就在这时候,他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熟悉的,只能在梦中听见的声音。
  “行啊,就这里吧。”
  安迷修的瞳孔微微颤抖着,他攥紧了金给他的地图,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他这是……在期待着什么?
  “诶……老大!这里有个鶸站在那挡到路了耶,要不要让我把他揍飞啊?”
  “笨蛋,这点小事,还用得着劳烦老大操心吗?我来解决他就可以了。”
  “……”
  暗黑使者悄无声息地摸到安迷修身边的时候,白发的诈骗犯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容。
  下一秒,接近那个棕发青年的暗黑使者便被一股强烈的风弹开,一下子就消散了。
  安迷修转过身,将握着凝晶流焱的手交叉起来背在身后,然后露出了一个没有温度却不失礼貌的微笑:“挡在了各位的路上恕在下说声抱歉,不过,偷袭是很不礼貌的行为,请下次不要这样做了。”
  “哦?”被称为“老大”的男人用一只手挡住了跃跃欲试的狂犬,上前一步,一把巨大的锤子在他手里逐渐凝结成形。“身手不错啊,来和我过两招怎么样?”
  本来以为早已早好心里准备的安迷修在看到对方的脸时,还是露出了慌乱的神色,尽管他掩饰得很好,但还是被捕捉到了。
  雷狮看到那个穿着白衬衫的身影时,就感到脑子嗡嗡作响,他说不清那是一种什么感觉,但有一点他可以确定,那就是,他很想见到那个人,把他扳过来,逼对方直视他的眼睛,然后问他是谁。
  “你是布……不……认错人了吗?”安迷修的脑子十分混乱,他看到这个跟布伦达长得一模一样的人,不自觉地退后了一步,但紧接着他就看到了雷鸣,那孩子还是像原来一样带着一顶帽子,用围巾遮住半边脸,沉默,不发一言。
  “这位先生,问问题之前报上名来是最基本的常识不懂吗?”帕洛斯咬住嘴唇,似有不甘地挑衅着安迷修。
  “……请称呼在下为,最后的骑士,安迷修。”安迷修连忙转过身,刻意去忽略身后那道灼热的目光。
  现在应该、已经没有关于我的记忆了吧。
  “切磋就不必了,待会我们应该还能见到,”
  变得面目全非,变得不再认识我。
  “那么,在下……先告辞了!”
  安迷修几乎是落荒而逃地,离开了海盗团的视线范围内。
  “呜……”
  不知道跑了多久才停下,安迷修把手按在膝盖上呼哧呼哧地喘气。
  即便这样,我也依旧是那么的爱你。
  To be continue.
  
  *我快忘了自己在写的是个ABO了……(被打)
  *海盗团的四个人写起来好爽啊,隔着屏幕就能感觉到浓浓的A气……和一股草莓牛奶味(雷狮:……)
  *请放心!我不会写BE的!我是专业HE三十年!品质有保障!
  
  *然而再怎么辩解也改变不了这篇文狗血的事实……
 
  

  

评论(17)
热度(99)
© 鎖孟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