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only不拆不逆!
凹凸圈的大大们都是天使!
会画画(画的特别烂)
会写文(写的也很烂)
是雷厨哦!头像就是每天抱着的雷团子!
开学后一个月放一天假……所以跟失踪人口差不多

  鎖孟沙  

【雷安】 嘶声力竭 (ABO)

 04.为你而来
  
     01   02    03

       无论重来多少次,我依然会再次爱上你。
  
  新生选拔考试很快就结束了,分班结果不久也正式出炉。雷狮站在公告前随意地望了一眼,便看到自己No.4的成绩。
  “嘁,才第四啊。”雷狮挑了挑眉,“你们呢?”
  “大哥,我们四个人都是一个班的,教室的所在地已经调查过了。”
  “那就快走吧!我已经等不及再干一架了!”
  “走了佩利,要是走丢的话记得去领养中心找我们。”
  “哈?领养中心?”
  
  进教室的时候雷狮的头嗡的一下,太阳穴突突的疼,眼前的景物开始变得的模糊,凝结成斑斓的色块。
  但他表面依旧十分镇定,神色都不曾改变过一分。直到在一屋子杂七杂八的气味中,清晰地捕捉到了一丝红酒的香气,浓厚而诱人,这使他一下子清醒过来。
  海盗头子的直觉让他一下子锁定了教室的一个角落,棕发的青年低着头正在包扎伤口,从他的角度正好能看到对方颈后露出的一截白皙皮肤。
  有意思。这不是那个挡在路上自称骑士的家伙嘛,看不出来,居然是个Omega?雷狮嘴角一勾,直直地冲着他的猎物走去。
  安迷修虽然在包扎伤口,但他一直都保持着警惕,虽然他知道自己的信息素对别人已经没有了任何吸引力……除了那个正朝他走过来的那个恶党。
  “骑士先生,是时候履行你的诺言了,”雷狮一边走,一边在手里凝结出雷神之锤,然后毫不犹豫地原地起跳,雷光四溅,冷热流运转产生的风浪堪堪与那从天而降的雷击相抵。
  “请不要在教室里突然攻击,会误伤其他人的。”
  “安迷修,你不是个傻子吧?有能力坐在这个屋子里的人,哪一个会弱到被这种攻击误伤?”
  雷狮半蹲在安迷修面前的课桌上,俯视着对面强装镇定的安迷修的脸色从气恼到僵硬再到惨白,最后居然开始泛红。
  周围的人已经露出了不愉快的神色,有的人甚至已经拿出了武器。
  雷狮没怎么刻意控制,他的信息素早就溢出来了,其他的Alpha一脸厌恶地拉开了距离,教室里一下子变得寂静,只剩下电光噼啪作响和呼呼的风声。
  安迷修才是最不好受的那一个,他很清楚面前的这个人和布伦达是一个人,被标记的Omega根本无法抗拒标记他的Alpha的信息素。
        他手上发力,双剑与雷神之锤撞击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同时他一下子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让武器消散后忽略雷狮直接往教室外跑。
  
  雷狮可不会放过这个大好机会,他放开雷神之锤让其也自行消散,身形一动就出现了安迷修身旁,紧紧抓住了对方的手,强硬地扯过发情的Omega离开了教室。
  “砰!”
  卫生间里,安迷修被一把甩到冰冷的瓷砖上滑坐在地,他强忍着粗重的呼吸,一边警惕着目的不明的雷狮,一边寻找自己的抑制剂。
  说实话他已经要坚持不住了,他一边在心里默念骑士守则一边强制自己停止想要对眼前这个男人张开双腿的冲动,嘴边稀碎的呻吟被压的很低但在雷狮听来简直和邀请无异。
  “没想到正义的骑士先生还是很饥渴的嘛……味道不错。”
  雷狮倒也没有下一步的动作,他抱着双臂,居高临下地望着身下的Omega。
  这个男人的自制力太可怕了……安迷修想着,刚从腰间把抑制剂拿出来了,就脱力趴在了地上,他支起身子,却没想到这个姿势在雷狮眼里和高高抬起臀部求欢差不多。
  安迷修艰难地抬起手臂,刚要注射,手腕却被擒住了。
  “一个Omega肆无忌惮地在Alpha面前发情还想打抑制剂?安迷修……你是不是太小看我了?”
  他轻轻地从对方手中抽出抑制剂,却发现这剂量有点不同寻常。
  这是三管……不,五管?
  “搞什么……”那种头痛欲裂的感觉再次涌了上来,雷狮扳过安迷修的身体,让对方正对着自己,无神的碧绿色眼睛蒙上了一层水雾,脸颊潮红,嘴角还挂着亮晶晶的液体,他一怔,鬼使神差地,放下了手中的抑制剂,等他意识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咬住了对方的后颈,草莓牛奶甜美的气息一下子爆开,注入Omega的腺体中。
  难以置信,熟练得简直像做过很多很多次了一样。
  体内躁动的情欲因子终于平静了下来,安迷修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靠在雷狮的怀里,他感觉腹部痒痒的,定睛一看却发现对方掀开自己衬衫下摆低头摸着什么。
  那是一道狭长的伤口。
  安迷修一颤,他哆嗦着推开雷狮,也不敢去看他,低着头小声说了句谢谢,就想站起来,但下一秒就被雷狮拉住了,
  “这是什么?”
  雷狮的眼中闪过了好多画面,但每一幅都像是断片的老电影一样看不真切。
  他不知道这是否与自己的头疼有关,但他隐隐觉得自己不问出来不行。
  “与你无关。”
  许久,安迷修才这样回答道。
  
  那之后安迷修离开雷狮也没拦他,只是自己在原地陷入了沉思。
  后来接到了卡米尔的电话后才重新恢复了行动力,他也站起来,走到窗前,推开窗子,点了一支烟。
  直到草莓牛奶与红酒交缠的气息散去为止。
  
  雷狮发现安迷修这个人充满了秘密。
  在恋爱合法的学院里每天保持着一成不变的微笑,明明是个好闻的家伙,但好像除了他雷狮以外其他Alpha对他似乎都不怎么感冒。
  只要将视线倾注于骑士身上,他永远是一个人。
         单枪匹马的独行骑士……吗?
  雷狮仰头喝光手里的啤酒,随手一扔,易拉罐精准地落在角落里的垃圾桶内。雷狮的信息素在凹凸学院一直都是个秘密,有人猜测可能是酒精饮料之类的东西,因为雷狮似乎酷爱酒精,但没人真正知道他的信息素是什么,问他只会被他按在地上胖揍一顿,久而久之甚至成了校园不可思议之一。
  安迷修知道,有事候想到那个甜腻的草莓牛奶味还会不自觉地傻笑。
  其实也有Beta的女孩子来找过安迷修,直截了当地问他性别。
  安迷修也没有掩饰,大大方方地承认了:“我是Omega,”
  随后被告白后的反应却出乎意料。
  “虽然拒绝美丽的小姐很失礼,但我还是要说,我已经有恋人了,抱歉。”
  什么啊?恋人?
  坐在他旁边的雷狮看着像是在睡觉的样子,但却不自觉地皱了皱眉,莫名有点在意。
  安迷修心里空荡的感觉从未消失过,毕竟他是个已经被标记的Omega了,每月的发情期他都是强制大量注射抑制剂挺过来的。
  不论在咖啡店还是花店,打工的时候总是能看到形形色色的情侣,他们手牵手,拥抱,接吻。
  他曾经也想过告诉雷狮他已经是他的Omega了,但又立刻狠狠地嘲笑了自己一通。
  明明当初是自己先把他推开的,现在又死皮赖脸地要求复合成什么体统啊。
  可还是很寂寞啊,寂寞得快要死掉了。
  好痛,好痛,腹部的伤口仍然在隐隐作痛的每一天,但这种话却从来不说出口,因为这样就不会被发现了
  他是身负罪恶之人。
  一个人的时候也会撩起衬衫的下摆,腹部那道狭长的伤痕,证明着他与那个人最后的联系。
  可是还是只能笑着,活下去、活下去、活下去啊。
  有一句话说过,
  那些自杀的人,其实已经为身边的人撑了很久了。
  是什么时候染上的呢,名为抑郁的失去之症。
  
  几个月前,金成功地从实习老师转到正式老师,并且来到安迷修的班级授课。
  他开朗阳光,还是个不会散发出麻烦的信息素的Beta,因此一来就受到了很多学生的欢迎。
  因此,与其他人格格不入的安迷修,就更加明显了。
  他几乎一整天都不说话,只是坐在自己的座位上,身形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去。
  直到有一天金来到了放学后的教师,他站在阴影里,安迷修看不清他的表情,空旷的房间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他说,安迷修你不对劲。
  我认识一个人,他能够帮你消除标记。
  重新开始吧,别再想着他了。
  呐,安迷修,安迷修啊!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你以为你自己的脸上挂着的是什么表情啊!
  是求死之人才会露出的笑容啊!
  别再对我笑了!要哭的话就痛痛快快地哭啊!
  
  雷狮一直站在教室外面,他本来是回来拿塞在课桌里的外套的。
  他曾经对卡米尔说过,“卡米尔,
  你知道我为什么要逃出来吗?”
  “为了自由?还是别的什么东西?”
  “其实都不是,只是为了追求我想要的东西罢了,不管用什么手段。”
  想要自由,就拼命逃出来,想要力量,就努力取得它,想要一个人,就算万劫不复也要抓住他的手。
  卡米尔听后犹豫了一下,他一直都是以雷狮利益为优先考虑,因为“雷狮回去联姻对他的好处大于留在安迷修身边”,所以他才会忍着恶心答应回到雷王星。
  一切都是为了大哥……
  他的确是应该先征求一下雷狮的意见。
  但真正影响他做出决定的其实还是太子对他说的话:“如果你们再妨碍我,我不介意除掉一个两个碍事的人。”
         他能感觉到对方不掩饰杀意的视线一扫而过,阴冷潮湿的恐惧浸满全身。
  当时雷狮的实力还没有强大到足够与那个人相抗,所以他才会选择向那个人低头。
  为此,雷狮还失去了与安迷修的记忆。
  卡米尔低着头,他在思考,昨天见到安迷修的时候经过仔细观察,对方平坦的小腹已经说明了一切。
  深深的愧疚感涌上心头,卡米尔看了一眼雷狮,对方依旧是那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大哥……我想跟你说,一个人。”
         “他是你的……Omega。”
  
  To be continue.
 
  *我几乎要开车了真的……但怎么着也得找个合适的地方……比如……呃……??
  *进展缓慢……想让他俩立刻马上去结婚!!
 
  

评论(15)
热度(122)
© 鎖孟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