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only不拆不逆!
凹凸圈的大大们都是天使!
会画画(画的特别烂)
会写文(写的也很烂)
是雷厨哦!头像就是每天抱着的雷团子!
开学后一个月放一天假……所以跟失踪人口差不多

  鎖孟沙  

【雷安】 嘶声力竭 (ABO) (完结)

  
  05.何为本能
  

        01   02    03    04


  如果这个世界一定存在正义
  肯定
  它将高洁地存在于此直至衰竭
  
  “他是你的Omega。”
  卡米尔说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停了一下,他看了一眼雷狮,似乎想试探对方的反应。
  深蓝色头发的海盗的眼神稍微起了一丝波澜,他用手指按着自己的太阳穴,一边慢慢地说,“我不记得……我有过Omega。”
  其实雷狮心里很清楚,但他却没有主动开口去问。这么多年的相处铸就了兄弟之间无言的默契 ,所以他在等,等他的弟弟亲口告诉他真相。
  “是……太子他……”
  “那家伙把我的记忆给改了?”
  “是。”
  
  当他看到安迷修腹部那道伤口时,他其实已经想到了什么。
  比如对方曾经怀过孕……
  然后却流产了……之类的。
  
  “卡米尔,”
  蓝眼的少年低着头,闷闷地“嗯”了一声。
  “那个被我忘记的,我的Omega是谁?”
  周围的空气陡然变冷了,雄狮的瞳孔竖了起来,卡米尔感觉自己后背的衣服已经被冷汗浸湿了,他尽力控制自己的声音,让它听起来不那么颤抖。
  “我想……您应该知道了。”
      如果说第一次化身为布伦达逃离那个囚牢是年轻气盛,那么这一次堂堂正正地以雷狮为名转职宇宙海盗则是他自己的选择,他有一个周密的计划,而第一步,就是寻找自己头疼的原因。
  估计连那家伙也没想到自己的排斥反应这么大,频繁地头疼,只说明了一点……那就是……
  这是一段刻骨铭心的记忆。
  即使被篡改得面目全非,它也会像本能一样自行修复。
  
  “大哥……您想怎么做?”
  卡米尔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其实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兄弟俩对视一眼,卡米尔很快移开了视线,将帽子按得更低了些。
  “当初是我无能,没能保护好他。”
  “补救已经来不及了,只能最好自己该做的事了。”
  权宜之计也该收收了,现在是时候轮到狮子的反扑了。
 
  思绪回到教室门口,雷狮靠在墙壁上,并不打算立刻进去。
  “金,对不起,”
  “我发誓,将对我的所爱至死不渝。”
  “即使到现在,我很清楚我还是爱着他的。”
  “何况,他并没有做错什么,不是吗?”
  
  “你错了,安迷修。”
  “弱小就是一种错误。”
  
  雷狮走进教室的那一刻,屋子里的两个人都投来了惊讶的视线。
  他径直走到安迷修身边,从抽屉里拿出他的外套,展开往身上一罩。
  “雷狮同学这是承认了自己的错误了吗?”
  金冷笑一声,阴影中,左眼突然爆炸出赤红的光芒。
  “是啊,我承认,这次是我的错。”
  雷狮干脆地承认了,他站在自己的位置,两只手支在课桌上。金走到讲台上,直到全身都被阴影包围,
  “那你还出现在这里干什么。”
  “给我离开安迷修身边。”
  
  “哼哼,本大爷为什么要听你的?”
  “安迷修,你怎么看?”
  他故意用了轻佻的语气,尾音上翘,充满了浓浓的荷尔蒙气息。
  
  “你……恢复记忆了?”
  安迷修看了他半天,才结结巴巴地说道,眼中是说不出的复杂。
  “算是吧……勉勉强强想起来一点……不过已经足够了。”
  “是、是吗。”安迷修收回了视线,他局促不安地并紧了腿,双手无自觉地摩擦着。
  
  那些挥之不去的,我梦里的你、我心里的你、我眼中的你 。
  曾一度以为什么事都没有,然而事实上却艰辛痛苦又难受。
  现在你就在我眼前,和我仅一步之遥。
  
  “安迷修!”金眼中的黑光突然剧烈了起来,他伸手在空气里一握,黑色的矢量箭头爆射而出,紧紧地缠在雷狮的脖子上,猛地把他按进教室后的墙里。
  “当他离开你的时候,你们两个就已经结束了!”
  
  “不是他的错……是在下自己擅作主张……”安迷修站起来,慌乱地望着已经从额头上流下血的雷狮。
  “喂!安迷修!”雷狮不耐烦地开口,“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软弱了……我都说了,这件事……我会承担责任的。”
  “闭嘴吧,雷狮同学,”金已经彻底被黑气所包围,他开口,语气是前所未有的冷酷,“安迷修他在3个月前由于环境因素和精神波动激烈导致流产,1个月前,他好不容易克服心理因素能来这里上学,却在1个星期前,被诊断出患有Omega流产后抑郁症!你还想把他怎么样!你是想让他死了你才甘心吗!”
  “够了!”
  一声变音的喊叫声打断了金的话,安迷修在虚空中一握,凝晶出现在他的左手,他随手一挥,斩断了黑色的矢量缠绕。
  “金……别说了……在下……我……罪孽深重……所以……”随着“咣当”一声,蓝色的骑士剑掉在了地上,他伸手放在自己的腹部上,眼中满是绝望,“让我自己一个人背负这些就好了……为了赎罪……”
  嘀嗒嘀嗒,大滴大滴的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眶冲出,落在地板上。
  
    骑士的故事中所必须有的——壮烈牺牲。
   所以,请为我此生挚爱之人献上我的血肉。
  
  “嘁!你给我起开!”雷神之锤一瞬间就他手里出现,电光炸裂,雷狮一挥,将其他的矢量箭头击碎,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出现在安迷修身边,一把把他揽到怀里。
  “少管闲事。我说我知道了就是知道了。”
  “他是我的Omega,谁都别想从我手里夺走他,”
  “即使是神也是一样!”
  
   他曾期盼过这只是是一场梦,醒来后他还是那个到处漂泊的小骑士。
  但眼前所见之人的面容却愈发清晰,深蓝色的发,绛紫色的眼,与自身性格不符的……甜美的气息。
  这一切似乎都在明明白白告诉他……
  你与我间发生的一切,不是一场梦。
  他就在这里,他的Alpha,雷狮就在这里。
  就在这触手可及的距离。
  
  雷狮将他打横抱起,没有去理睬旁边散发着危险气息的金,自顾自往外走去。
  “你要带他去哪儿?”
  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充满愤恨的声音。
  “无需你管,他的Alpha是我,又不是你。”
  
     安迷修一直埋在他怀里断断续续地哭,途中还试图挣扎着离开他……不过都被雷狮给强行制止了。
  “你这个……恶党……”安迷修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眼泪像开了闸的洪水一样根本停不下来,“放开……在下……不想……看到你……”
  “安迷修,回答我,你想让我怎么做?”
      “……什么?”
  
  安迷修过了一段生不如死的生活,他几乎不会跟任何人说话,如果被纠缠的烦了还会歇斯底里地大叫。动不动就头晕脑涨,甚至连手中的剑都握不住。
  最经常做的事情就是发呆,动不动就一个人站在一个地方,想入神的时候甚至忘记去干想干的事。有时甚至一天到晚都不会去想要吃东西。
  无数个日日夜夜里,那个夭折的孩子常驻在他的梦魇中,即使睡熟了也能梦到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的哭声。
  唯有死亡能将他解脱。
  ——起初他是这么想的。
  直到他与雷狮再次相遇。
  
  
  “我不奢求回答,只要随你心愿就好。”
     雷狮站住了,他无言地看着安迷修,后者却用一脸迷茫的表情望着他。
  “都是你的错!”
  他喊道。
  不,不对,不是这样的,我不怪你。
  “是你先离开我的!”
  这仅仅是……深爱过的自作自受罢了。
  “所以那孩子才会……”
  
  “孩子什么的已经无所谓了。”
  
  安迷修愣住了。
  “当初的我真是个傻子,”雷狮嗤笑一声,“如果没有你,要那种东西有什么意义?”
  “喂,你要做什么的时候,能不能先告诉我啊?”
  “你当初把我推开的时候可真狠心啊?”
  “安迷修,你就那么舍得我走吗!”
  
  真爱,既然能够失去,就能够再次得到。
  在雷电的闪烁中重生。
  
  我当然不舍得……
  我怎么可能舍得……
  当初推开你的一瞬间我就就后悔了。
  空气里草莓牛奶的香甜粒子与醇厚红酒香味的欢快地纠缠着、震荡着,滚动着,甜到发腻的气很快就弥漫开来。
  在那个温暖的怀抱里一直,一直,一直地哭泣,直到泣不成声为止。
  
    “哼!可笑!雷王星什么时候沦落到要与其他星球联姻的地步了!安迷修你是不是傻?”
  “我……哪有……”
  “你有没有想过我要是真的走了你自己该怎么办?”
  “……想过,就是你看到的那样。”
  五管抑制剂,或者更多。
  自杀式的活法。
  雷狮让安迷修靠在他身上,一边掀开他的衬衫下摆,仔细地查看这那道伤口。
  “疼吗?”
  
  过来好久,安迷修才回答他。
  
  “比起疼……还是知道那孩子死去的消息更痛苦吧。”
  “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
  
  连接着你与我之间的是什么?
  穿过时间的思念,执念,妄念。
  徘徊于深夜之中,也要拼命去想记忆中那个对我微笑的人究竟是谁。
  头痛欲裂。
  亦或是无声地想要去呼唤你的名字……
  
  “安迷修。”
  “嗯。”
  “你一定还记得,
   我欠你一个婚礼。”
  “这一次,抓住你,就绝不放手。”
  “就算哭也好,直到嘶声力竭,都不会放过你。”
   
  END.
  
  
  *安安的症状,即流产后抑郁症
  *完结得很仓促对不起!鞠躬!因为我在不完结的话等我从学校回来就不知道什么时候了……到时候就会变成一个坑……
  *说实话我写文的一个坏毛病就是想了个开头就头脑发热地开始写……结果到最后就……想不出来了……大家一定要吸取我这个教训!
  *谢谢大家阅读我这篇不太好但是竭力去写的文,描述了一心为了雷总的安哥和即使记不起安哥但却把对安哥的喜欢作为本能的雷狮!认识大家很开心!谢谢这些时间的支持啦嘿嘿嘿!
  
  
  

评论(5)
热度(92)
© 鎖孟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