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杂食党,注意避雷哦!
凹凸世界/雷安
第五人格/裘杰和杰佣
会画画(画的特别烂)
会写文(写的也很烂)
是雷吹和杰克厨!
是高三党,开学后一个月放半天假……所以跟失踪人口差不多
其实就是让你不要关注我……鞠躬
感谢每个喜欢我的文的人!!(〃ノωノ)

  鎖孟沙  

【裘杰】 救赎 01

我永远喜欢红发靓仔和暴躁爪爪杰!!
  
  原著向,目前是内测时期的裘克X杰克
  感情线不明显,不过还是有的
  人物可能有点ooc,不过我也找不到感觉,就是按照自己的理解写的,就是……废话特别多……
  含有对杰克身世的捏造
  不是内测玩家,但有好好认真地去研究内测杰克,不得不说内测杰的动作真是丰富啊,拖人踩胯什么的……暴力!我喜欢!
  
  
  杰克用两根手指夹着那封庄园主给他的信函,站在那扇锈迹斑斑铁门前,血腥味在他缓步走来的时候就慢慢地灌入了他的鼻腔,但开膛手却没有丝毫不适感,
  若是追究原因的话……
  混浊的眼球在眼眶中滚动着,将周围的景色尽数收入眼底,
  职业病……罢了。
  门“吱嘎”一声开了,仿佛早就知道他会来一样,
  他垂下眼,将信函装入衣兜,不紧不慢地走进去。
  
  杰克坐在他的位置上,厚重的窗帘完美地盖住了他的身形,他的猎物战战兢兢地坐在长桌前等待游戏开始,他们左顾右盼,不安地攥紧手中的道具。
  
  
  在那个充满恶趣味的庄园主满足之前,这个庄园的所有人,不论是人类还是屠夫,都必须遵守规则完成一场场荒诞的游戏。
  
  他的开幕式要开始了。
  
  按下“开始”的按钮,再次睁开眼,却发现己身已经完全置于一个陌生的环境,血红的天空映衬着开膛手瘦削的背影,阴冷的风划过裸露在外的皮肤,四周静寂无声,只能看到密码机蓝色的轮廓分布在四周。
  杰克一甩他的手刀,迈开步子向最近的一台密码机走去,破旧的燕尾服下摆掀了起来,扬起一道好看的弧线。
  对于这个庄园来说,他是个新手,但对于捕猎来说,他却再熟悉不过了。
  他开启了庄园赋予他的基本天赋“聆听”,下一秒,凌乱的脚步声和密码机发出的尖锐响声便尽数暴露了猎物们的位置。
  他的心情很好,甚至得意地哼起小曲向最近的一只猎物走去。
  那是一名社工,对方立刻感受到了强烈的心跳,手一滑便校准失误被电花狠狠击中发出了惨叫声。
  
  一个瞄准好的普通攻击适时滑了过去,在猎物的后背划出一道血花,他擦着刀,看着猎物一瘸一拐地飞速逃跑消失在视线内,预判对方的走位,飞快地绕过一堵墙后,受伤者的身影便已近在眼前。
  “哐当!”
  对方慌忙砸下一个木板,想借此拖延时间,不过对于开膛手先生来说,这不过是垂死挣扎罢了。
  他轻巧地绕过板子,直接来到了对方面前,抬手便是一刀。
  “铛铛——”
  一阶技能解锁,他的身影开始一点点消失在空气中。
  没有任何犹豫,杰克弯下腰拎起趴在地上的社工的领子将向后一扔,用没有佩戴刀刃的右手抓住对方的右腿向最近的绞刑架一路拖了过去。
  这种方式很残忍,毕竟他听说其他屠夫都是将猎物扛在肩膀上移动,但这种折磨对方的快感却让他感到无比的满足,心底里有什么在逐渐复苏了,那是什么呢?
  ——愉悦,将对方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控制欲望像是吸足了养料的藤蔓一样疯狂生长。
  直接将人翻了个面往地上一扔,紧接着将右脚踩上了猎物的腹部迫使对方上半身直立起来,用绞刑架上的钩子将对方的手绑起来挂在上面。
  这其实都是多余的动作,但开膛手就是喜欢这种近乎虐待的处刑方式,他直起身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摆好面具的位置,转过身就去寻找他的下一个猎物。
  
  “喂新来的。”
  杰克专注地擦着自己的刀刃,一边回答道:“我在听”。
  “不错啊你,第一场就能四杀,我挺看好你的。”红发的小丑坐在他对面,托着下巴百无聊赖地看着他。
  “感谢夸奖,”杰克举起刀刃,银白的刀身闪烁寒光,他满意地点点头,然后将他的刀刃收好。
  “我认为您的电锯更加具有打击力呢。”杰克整理完毕,抬起头来对上小丑深红色的眼睛,面具下露出了一个没什么温度的微笑。
  “哈!这还用你说!我可是要成为最强监管者的!”小丑扭了扭胳膊,把一张纸放在桌上。
  “这是……”
  “房间号,庄园主让我给你的,你正好住我对门,我的好邻居,”小丑站起来,指了指楼上,语气里竟带着几分诡异的欢快,“以及,我想说的是,你的面具真是酷毙了!”
  杰克拿起纸片,颇有绅士风度地行了个礼,“非常感谢您,先生,能否将您的名字告诉我呢?”
  “Joker,反正你早晚都会知道的,”小丑拎起他那把沾满血迹的电锯,锯齿与地面摩擦发出尖锐的声音,他头也不回地向等待场地走去,“走了,回见,伙计!”
  杰克站在原地,注视着Joker离开的背影。
  刚才围绕他身边的那股化不开的血腥味随着对方的离去稍微淡了一些……
  他刚才虽说是在擦他的刀刃,但更多是在警戒对面那个看似人畜无害的微笑小丑。
  不过最后对方也没做什么就是了。
  最强的监管者吗?真是位有趣而又危险的先生……不过,这话倒是一点不假。
  这个男人的强大几乎是肉眼可见的。
  回过神,杰克迈开步子向楼上走去。
  
  来到庄园的第一晚就是个不眠之夜,黑暗中,杰克把自己扔在床上,将头枕在手臂上盯着天花板出神。
  他感觉很焦躁,说实话,他都有点为今天的自己感到恶心,居然装模作样地在小丑面前行礼,拼命地想让自己看上去像个真正的英国绅士。
  对,英国绅士,这就是庄园主给他的“设定”。
  杰克的确是臭名昭著的雾都开膛手没错,但他从来不是什么该死的绅士,他只不过是一个在地下黑市里干着肮脏活的无执照医生,一个疯狂的杀手,一个妓女的孩子罢了。
  他举起伤痕累累的左手看了看,在黑暗中无声地笑了。
  可笑,太可笑了,他连红茶的滋味都不知道,现在却要装作自己是个上等人,一个没落贵族。
  有意思,太有意思了,这样才称得上是有价值的游戏啊。
  
  从此,杰克在庄园的生活正式开始了,他也逐渐认识了他的同僚们,住在对门的“微笑”小丑——
  “我有一张永恒的笑脸,怎么样,不错吧?”
  隔壁的“厂长”里奥——
  “那个戴着草帽的求生者看着很眼熟……但我不记得她是谁了……”
  还有在某方面依旧很宽容的猎场看守班恩——
  “我不会再放他们走了,永远不会。”
  以及唯一的女性监管者瓦尔莱塔小姐——
  “你喜欢看我的演出吗?真的?我好高兴!”
  最后是他自己——充满血腥的开膛手杰克,“开膛手,嗯,名字不错,但,过于直白,叫我Jack,Jack就好。”
  
  虽然一开始就是四杀大获全胜,但匹配到的求生者也会随着他的成长而逐渐变得狡猾起来,而且,他的刀刃不像其他监管者的武器范围大,在追逐战中很吃力。
  “呼……”杰克浑身疲惫地回到庄园,反手把把门关上,今天他是最后一场,状态很糟糕,总是空刀,时不时还会把人跟丢,最后勉强获得了一个平局。
  他来到餐厅,不出所料,空无一人,而且没有灯光,只有旁边落地窗的窗帘被人开了一个小小的缝隙,清冷的月光照进来,在地板上打下一块斑驳的影子。
  杰克随手拉出一把椅子坐下,揉了揉酸胀的手腕,将左手上的刀片一个个卸下来,然后从口袋里拿出干净的布仔细地擦拭起来。
  “晚上好,伙计!”
  一个声音突然从身后响起,杰克一惊,猛地站起身来抓起桌上的刀刃就向后一划,却被一只强有力的手抓住了手腕。
  “杰克先生今天回来的很晚嘛,怎么,被那些猎物耍的团团转吗?”
  是Joker……杰克心里有些自责,先不说他刚才完全没有注意到小丑的到来,光是这种冲动莽撞的行为就不符合他的“设定”,暗暗叹了口气, 杰克垂下眼,黑发遮住了他的眼睛,他开口幽幽地说道:“非常抱歉,Joker先生,我刚才没有注意到您的到来,请允许我向您郑重道歉。”
  他刚想弯下腰行礼,却被小丑松了手腕按在座椅上。
  杰克茫然地抬起头,迎面撞上Joker意味不明的眼神。
  “我说这位绅士先生,平常装装也就算了,在我面前还是别装了吧,怪难受的。”
  瞳孔因为吃惊而猛然缩小,杰克难以置信地望着对方 ,怎么会?来到这里之前他可是有好好研究绅士的行为举止的……这个看起来举止轻浮的男人是怎么识破的?
  “别用那种表情看着我啦,大家都是一类人,你身上那股子福尔马林的味道我还闻不出来么。”
  小丑走到他对面,拉出一把椅子坐下,将一个盘子推到他面前
  “喏,今天我做饭,可惜你没回来,尝尝看好不好吃。”
  虽然他的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但看着Joker那张缝在脸上的诡异笑脸,总觉得有种奇怪的感觉。
  这样想着,将视线移到面前的盘子上来。
  那是一块煎得正好的牛排,上面似乎淋了些黑椒酱汁,散发出诱人的香味。
  杰克不知道他的同僚想做什么,但他确实有点饿了。
  手指按在脸上的面具上,犹豫了一下。
  小丑也在看着他,而且看起来还挺期待的样子。
  他在心里长叹一声,因为他意识到自己可能是栽了。
  他动心了,他沦陷了,他对这个奇怪的小丑一见钟情了。
  虽然他自己都不知道原因是什么。
  硬说的话,也许是因为自己在黑暗中行走太久了。
  而这家伙,总是能在恰当的时候出现,而且硬塞给他一些他完全拒绝不了的东西。
  看起来没心没肺,但其实比谁受伤都深。
  ——尽力为大家带来欢笑的、尽职尽责的小丑先生啊。
  
  To be continued.
  
  
  
  
 

评论(5)
热度(72)
© 鎖孟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