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杂食党,注意避雷哦!
凹凸世界/雷安
第五人格/裘杰和杰佣
会画画(画的特别烂)
会写文(写的也很烂)
是雷吹和杰克厨!
是高三党,开学后一个月放半天假……所以跟失踪人口差不多
其实就是让你不要关注我……鞠躬
感谢每个喜欢我的文的人!!(〃ノωノ)

  鎖孟沙  

【裘杰】 救赎 02

     *把杰克暴力拉人出柜子的场面描写了一下!感觉很带感!
  这章有内测杰→公测杰的转变!
  我写得杰克好弱气啊,对不起……
  前篇01.

  
  军工厂内,一场格外激烈的追逐正在进行着。
  杰克不慌不忙地沿着脚印一路寻过去,前方的医生小姐拼命向前奔跑,不时翻板子试图阻挡杰克的去路,不过一切都是徒劳的。
  闪现冷却时间结束了,杰克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
  你跑不掉了。
  “哐当!”
  似乎也察觉到了监管者的杀意,奔跑的医生不时回头查看对方的动向,甚至想要躲在木板后面砸中他。
  然而,板子被砸下的同时,医生的眼前一晃,监管者的身影已经出现在她眼前,随之而来的是蓄力已久的一个重刀。
  “噗呲。”
  大量的血液飞溅而出,染红了脚下的草地,医生小姐有些慌不择路地往小木屋跑去。
  杰克擦完刀后立刻沿着对方的逃跑路线前进,但走着走着却发现医生的身影消失了。
  去了哪里?
  他环顾四周,耳鸣还在响,说明对方还在附近。
  然后,他的视线落在了一旁的楼梯上,那里通往地下室,也就是猎物们口中的“VIP室”,但他却很少使用。
  “哼。”
  杰克露出一个胜券在握的微笑,沿着楼梯慢慢走下去,然后不出所料地在正对楼梯口的柜子上看到了盘旋着的乌鸦。
  他毫不犹豫地打开柜门,用没有佩戴刀刃的右手抓住医生的脖颈将对方从里面提起来往后面一甩扔在了地上,可怜的医生小姐拼命挣扎但却被他一脚踩在了肩膀上,凄厉的惨叫声回荡在地下室里。
  接下来,可怜的猎物当然是被他一路拖到了最里面的绞刑架上,抓人,套钩,完成。
  
  做完这一切后杰克靠在一旁的墙壁上决定守会儿尸,这样想着他的思绪不由得飘到了昨晚的事上。
  
  那时他慢慢地摘下了那张看起来异常可怖的骷髅面具后,直视着小丑的眼睛,然而对方却没什么特殊反应,仅仅是随口说了一句“嚯~长得还凑合吧。”
  说的也是,杰克开始默默地进餐,不得不说,小丑先生的厨艺还是不错的,肉的口感很好。
  但也止步于此了,杰克皱了皱眉,发现了自己的异常。
  “喔!怎么样?好吃吧?”
  对面的小丑格外兴奋,似乎对自己的厨艺很有自信的样子。
  “……很好吃,您的厨艺非常高超,感谢款待。”
  杰克不留痕迹地掩盖了自己刚才的异状,好在小丑也没怎么在意,摆摆手就站起身准备离开。
  “我就说很好吃的嘛,怎么他们都说味道很奇怪呢!还是你有品味啊!”
  杰克将牛排仔仔细细地分成小块,然后一点点吃完,当他放下刀叉的时候,餐厅里又只剩他一个人了。
  他的眼神一冷。
  刚才在吃第一口的时候他就感觉不对劲了。
  肉的口感很棒,但也仅仅是停留在口感上。
  他失去了味觉,酸甜苦辣都感觉不到,简直就像是嚼了一块树皮似的。
  我……这是怎么了?
  杰克茫然地问着自己这个无解的问题,自从来到庄园,他就觉得自己很不对劲,每天沉迷于杀戮的快感中,几乎要沦为一台杀戮的机器一样。
  对……机器……感觉不到任何东西……没有感情的机器……
  他本来不是这样的。
  在伦敦时,他是因为“憎恨”才去杀死那些妓女。
  憎恨那些不洁身自好的妓女,随便地拉客,随便地和陌生的男人们度过一个个肮脏的夜晚……随便地对待腹中意外得来的孩子……
  随便地生下他,然后又随便地抛弃。
  他正是受这种强烈的“情感”驱动,才会去杀戮,
  若他成为一台只是为了杀戮而杀戮的机器,那他也不能被称之为“人”了吧。
  这是怎么回事?
  杰克站起来,椅子被他推到一边,他走到窗子前面,一把拉开了窗帘。
  外面,血红的的阴暗天空,甚至开始出现了一层薄薄的雾。
  那刚才……他看到的月光……是从哪里来的……
  难道……Joker?
  意思是……Joker还是一个人,而我……
  
  “铛铛。”
  杰克回过神来,就发现自己的二阶技能也开了,之间绑着医生的绞刑架前,趴着一个前来救她的园丁。
  ……恐惧震慑了?什么时候?
  杰克来不及想更多就已经弯下腰抓起了园丁的脚腕,绑在另一个绞刑架上。
  他无比庆幸自己戴着面具,因为这样他因为恐惧而略微扭曲的表情就不会被他的猎物们看到了。
  有什么在取代我,
  有什么在控制我,
  有什么在杀死我。
  
  “喂!”
  杰克回过神来,发现浑身散发着怨气的小丑站在他面前。
  “不好意思,刚才走神了,有什么事吗?”
  “庄园主刚才说的那些你听了没有?他居然让我换成这个傻到爆的面具!真是恶心透了!”
  他看了看那张仿佛是游乐场里吓唬小孩的滑稽面具,拿起自己的,平滑的面具上只有两个简单的洞。
  “有点……怎么说呢,威慑力的确是降低了,不过恶趣味程度反而上升了呢。”
  他笑着说道,然后晃了晃自己手中的面具,自嘲地说:“Joker先生不必气恼,您看我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哼!”小丑气鼓鼓地抢过他手里的面具看了看,“你这个……更可笑了!该死……居然把我的电锯也换了……那个玩具是什么东西……”
  “您手中的是火箭筒,先生。我以后似乎也不能拖着他们到处走了,真是有点头疼……”
  “嘿!先生们!要不要一起来练习吹气球哇!”瓦尔莱塔拖着她庞大的身躯走过来,“大家都到齐了,就差你们俩了!”
  “来了!”小丑把面具塞到杰克的怀里,硬抓着他的手腕跟了上去。
  杰克没有挣脱,而是跟上了前面的人的步伐。
  
  今天也会持续地渐渐相忘呢
  你说是吧,亲爱的小丑先生。
  如果能做些什么,让你记得我就好了。
  
  正是因为自己离身为“人”的界线越来越远,所以才想抓住你的手。
  你和我这种“机器”是不一样的
  你有着我逐渐失去的“情感”。
  仅仅是在旁边注视着你,就能感到自己的感情在复苏——
  如果在你身边就能重新成为人的话,我也许就会有接近你的机会。
  
  “请问……这是……”
  杰克看了看放在桌上的,系着两朵鲜艳玫瑰的手杖。
  “为了完善你的角色,我需要你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佩戴上这个东西去进行游戏。”
  “……我明白了。”
  虽然觉得很可疑,但杰克还是拿起了那根手杖,把它系在了自己的腰间。
  然后他行了个礼便转身离去,玫瑰花瓣随着他的动作不断飘落在地上,但很快就消失了。
  之后的这个东西给他带来了不少的麻烦,尤其是当他把一位园丁小姐击倒时,刚准备吹气球的他竟然不由自主地弯下腰去把对方抱了起来。
  园丁小姐似乎也受到了惊吓,她用充满恐惧的眼神望着他,然后开始拼命挣扎。
  这次他是真切地感觉到了身体不受控制的感觉,这简直令人不寒而栗。
  把对方绑在椅子上,杰克陷入了沉思。
  这个多余的动作对于机动力本来就很差的他简直就是雪上加霜。
  而且,抱人的时候还不能进行攻击……
  庄园主是魔鬼吗?
  
  擅自给他套上一个绅士的设定不说,还要他去抱那些垂死挣扎的猎物?
  最后的温柔?
  开什么玩笑……
  既然是杀戮,就应该让他们绝望到底才对!
  如果是以前的开膛手的话……这些人都会被他碾成肉块……
  
  迫不得已抱了一天人的杰克回到庄园时感到异常的疲惫,虽说是用公主抱这种形式,但他都是把人狠狠扔在椅子上的。
  “伪绅士,今天抱爽了没。”
  一进门,戴着滑稽可笑面具的小丑就拉长了声音吐槽道。
  这句话刚说出口我们的小丑先生就后悔了,因为他感觉自己简直像个醋坛子似的。
  不过这边累得腿发软的绅士先生明显没有注意到这点。
  杰克看过去,换了新装的小丑今天战绩颇丰,看来他口中的玩具还是让他玩得很开的。
  不过不巧的是他今天身体狠狠透支了一番,想说什么最后还是没说出来。
  
  然而,他刚迈出一步,就重心不稳地向前栽去。
  眼前的世界变成了斑驳的色块,纯黑,墨绿,深紫,海蓝,还有,鲜艳的红色。
  一只有力的手臂接住了他瘦弱的身体,让他不至于头朝下倒下去。
  “嗒。”
  帽子好像掉在地上了。
  杰克失去意识的前一秒这样想到。
  
  To be continued.
  
  
  

评论(7)
热度(86)
© 鎖孟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