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个杂食党,注意避雷哦!
凹凸世界/雷安
第五人格/裘杰和杰佣
会画画(画的特别烂)
会写文(写的也很烂)
是雷吹和杰克厨!
是高三党,开学后一个月放半天假……所以跟失踪人口差不多
其实就是让你不要关注我……鞠躬
感谢每个喜欢我的文的人!!(〃ノωノ)

  鎖孟沙  

【裘杰】 救赎03.

        文写到一半,惨遭官方打脸。
  我好方。
  又是回忆杀,慎重考虑
  杰克的背景怎么看怎么带感,凶残的内测杰和温柔的公测杰共存实在是太美好了!我吹爆!!
  
  
  ——人活着大概就是永远的挣扎,在想要与得不到之间,在得到与失去之间。
  
  裘克吹着不知名的小曲,搬着各种各样的道具穿梭在马戏团地帐篷之间。
  
  今天也是没有他出场的一天。
  
  这样的日子还是很不错的,他干完了活,随便找了个堆积着杂物的角落一躺,阴影下谁都看不见他。
  
  呼……毕竟有那个英俊的微笑小丑在,像他这种看了只让人觉得晦气的哭泣小丑还是躲一边去比较好。
  
  虽然他完全不觉得自己比那个家伙差就是了。
  
  不就是有副天生的好皮囊么,裘克眯着眼扯了扯自己的脸,怎么,老子天生就长这样,有意见?
  
  裘克先生遇到什么事了?
  
  哈?
  
  看起来您的心情好像不太好的样子……
  
  面对魔术师小姐的关心,裘克只觉得莫名其妙,他今天自在着呢,哪来的不开心?
  
  我没有不开心。裘克挑着眉说道。我今天挺开心的。
  
  一次两次,马戏团的团长也找过他,让他在表演的时候多笑笑,别总是一副苦瓜脸,影响观众的观看体验。
  
  裘克也很无奈,他觉得自己的脸很正常,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他像个哭丧的寡妇?
  
  长成什么样又不是我能决定的……
  
  他也羡慕那个站在舞台中央的微笑小丑,自如地与周围的人攀谈,身边总是围绕着热情的女士,坦然地接受鲜花和掌声。
  
  “呃!”
  
  正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人匆匆忙忙经过,结果被他的腿绊倒,头朝下直接倒了下去。
  
  裘克赶紧爬起来,只见对方穿着一件破旧的灰绿色燕尾服,头上戴着的窄小的绅士礼帽掉在了前面,整个人看起来不伦不类。
  
  “……f**k,疼死了……”
  
  裘克刚想说什么,结果对方一起来就爆了个粗口,与这位身上奇奇怪怪的绅士打扮完全对不上号。
  
  “喂,这是个什么鬼地方?”
  
  对方捡起帽子往头上一扣,用十分糟糕的态度对他说道。
  
  这位“绅士”先生现在浑身上下都是灰尘,有些过长的头发也是乱七八糟的翘着,应该本来就没怎么打理过,仅仅是用一条麻绳系起来挽在脑后。
  
  “这里是充满欢乐的马戏团,先生,”裘克吹了个口哨,“要看表演的话请右转50米,现在开场才几分钟,您还赶得上。”
  
  “什么?马戏团?”对方胡乱地擦着脸,裘克敢说这是他见过的最难看的擦脸方式,十分粗鲁地抹了半天,好像摸的不是自己的脸一样……不过在身后灯光的映衬下,能看出来对方意外的是个看着挺顺眼的美人儿。
  
  哦呼。
 
  可惜是个男人。
  
  “那你知不知道白教堂在哪?”对方站起来一下子扳住了裘克的肩膀,看起来非常急切的样子,然后也后知后觉地觉得不对劲,连忙退后一步整了整衣服,顺便把自己头上的帽子扶正,“呃,我是说,非常抱歉,先生,我刚才不小心踩了您。这里太黑了,我好像迷路了,请问您知道白教堂在哪吗?”
  
  裘克看着这个前一秒还骂骂咧咧“绅士”下一秒就用十分生硬的贵族腔说话,简直要笑出声了。“你可以坐马车去,先生,路边随处可见,方便快捷。这里离白教堂还是有一段距离的。”
  
  “……该死,”
  
  “怎么了,先生,需要我的帮助吗?”
  
  “我没钱。”
  
  ……
  
  一段诡异的沉默后,裘克还是很不客气地笑出声了,他觉得自己的搞笑功底在这个人面前简直不值一提,当然下一秒他就被对方扑上来凶狠地捂住了嘴,裘克一个重心不稳两个人双双倒地,只不过这次裘克当了回肉垫。
  
  经过一番“友好”的交流后,两个人最后都躺在了地上。
  
  “绅士先生不准备去白教堂了吗?”
  
  “我在想办法。”
  
  “你是第一次来伦敦?”
  
  “第二次,我好像看过你的表演……”对方扭过头来看他,“上次来的时候看的,表演的不错。”
  
  心里一动,裘克倒是不好意思地挠挠头,这好像是他第一次听见有人称赞他的表演。
  
  “哈哈,过奖过奖,你应该是没看到我们团的另一个小丑,他表演的比我好多了。”
  
  “我是认真的,先生。你的表演比他更有感情,只不过你太紧张了,我觉得你还能做的更好。”
  
  “……谢谢。”
  
  裘克愣了几秒,心中顿时充满了暖意,他试着问道:“你去白教堂干什么?那里可什么都没有。”
  
  回答他的是一道摄人心魄的视线,直勾勾地望着他,但他并没有觉得毛骨悚然。
  
  黑发的伪绅士笑了,轻轻开口说道:
  
  “去约会。”
  
  甜蜜得像是对恋人的低语。
  
  裘克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他只是自顾自地说道:“让一位女士等待太久可不是绅士的品格,这位先生。”
  
  “说的对,”对方一骨碌爬了起来,轻轻摘下帽子,行了一个十分标准的礼,“感谢您的帮助,我该去赴约了。”
  
  “希望未来能看到您精彩的表演。”
 
  的确是,十分精彩的表演。
  
  1888年8月31日起的两个月间,开膛手杰克在伦敦白教堂地区至少杀害了妓女5人,并不断向报社寄去带有署名信件和脏器的碎片。
  
  与此同时,在伦敦巡演的著名马戏团,颇具人气的微笑小丑的脸被残忍的撕下,而马戏团里的另一位哭泣小丑则失去了踪迹,旁边的墙壁则是血迹斑斑的他的留言——
  
  “狂欢吧,我的小伙伴!”
  
  
        杰克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挂在墙上的血迹斑斑的电锯。
  
  “晚上好,杰克。”
  
  他的脑袋晕晕乎乎的,仿佛有什么在里面横冲直撞,他就这么直直地盯着墙壁上的电锯看了半天,才后知后觉地回答道:
  
  “Joker?”
  
  “对,就是我。”杰克一惊,下意识地转过头,红发的小丑坐在他旁边,把玩着他那那个滑稽的面具,而自己的脸上仍旧缝着可怖的人皮,“在别人的床上睡得可真香啊,绅士先生。”
  
  “失礼了,我现在就回去……”
  
  杰克直起身,然后发现自己左手的刀刃被卸了下来,失去武器让他产生一种极大的不安全感。
  
  然后他的手腕就被抓住了。
  
  “喂喂,看在庄园主的份儿上,睡了我得对我负责啊?你忘了你刚才说了什么吗?”
  
  “啊?”杰克一脸茫然,什么,他不会在梦里把他喜欢Joker的事给说漏嘴了吧?不对……
  
  “我把你睡了?”
  
  看着对方一脸得意的表情,杰克暗叫不好,往下一摸然后发现自己下面光溜溜的什么也没穿。
  
  没印象……难道是“他”又出来了?如果“他”出来的话,Joker是不会完好无损地坐在他面前的,那么这是否意味着……
  
  “他”和他一样,也喜欢Joker吗?
  
  “好吧,Joker先生,我承认我喜欢你,所以我……”
  
  “诶?原来你喜欢我啊?”
  
  杰克一愣,他看黑暗中Joker那张永远保持笑容的脸,不详的预感在心底慢慢升起。
  
  原来他不知道的吗?
  
  ——今夜你将为我呈现怎样的夜晚?
  
  To be continued.
  
     大家,我今天开学了……
  
  
  

评论(2)
热度(31)
© 鎖孟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