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only不拆不逆!
凹凸圈的大大们都是天使!
会画画(画的特别烂)
会写文(写的也很烂)
是雷厨哦!头像就是每天抱着的雷团子!
开学后一个月放一天假……所以跟失踪人口差不多

  鎖孟沙  

【雷安】 说你爱我 2

  *上篇1
  *目测的话,下章应该会有车了吧……应该……

 

       "恕在下直言,"安迷修迅速地镇定下来,"仅仅是这种程度的话,还无法摧毁在下。"安迷修看着周围想潮水一样涌来的参赛者,他们用贪婪的眼神盯着他,仿佛他不是他们的敌人,而是送到嘴边的鱼肉。

        他向前迈出一步,摆出了迎战的姿势,周身开始出现蓝黄交替的冷热流,几个呼吸之间就逼退了几个上前攻击的参赛者。 

领头的参赛者轻易地避过了安迷修的攻击,露出一个势在必得的笑容,他自认为很帅地打了一个响指,在空气里激起几道电火花,随后一把纤长的刀逐渐成形被他握在手里,"听说你总和雷狮打架,不过可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么张扬,怎么样,来和我过两招试试,让你见识一下,我和那个雷狮,究竟谁更强一点!"

……雷狮和我打架的时候,不会跟我啰嗦这么多,也不会做出多余的动作,那个肆意妄为,不按套路出牌的恶党,一定会一上来就一锤子砸过来,然后……

不不不我在想什么,这是在战斗,专心一点!专心!他摇摇头,看向面前不知天高地厚的敌人。

"你已经输了。"

纯净的碧绿瞳孔中是一汪平静无波的湖水,风雨只会使他变得更强,只有雷电才能掀起千层波浪。

因为肩负责任,所以无所畏惧。

因为熟悉,所以坚信。

你以为他是谁?

他可是,雷狮啊。

等到安迷修拖着一身的伤缓慢地行走在人烟稀少的郊外时,他才久违地觉得疲惫不堪起来。

血顺着额头流下来模糊了视线,他草草抹了一把,指尖之间他的血滚烫粘稠,一滴滴落在地上,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他感觉自己全身的骨头都在咯吱作响。

勉强又向前走了几步,最后还是晃了几下倒在地上,他很幸运,落地的触感似乎是一片草丛。

"真是的,安迷修那家伙,去哪了啊?"

诶?

"听那些杂鱼说是被什么人给追杀了?

这个……声音是……

"如果就这么被杀掉就不是那个骑士道笨蛋了。"

神啊,再临死之前还能幻听到喜欢的人的声音实在太好了……

不过、如果,就这样放弃……

安迷修强迫自己睁开了眼睛,他用力向下抓去,指甲陷在泥土里,让他回复了一些清明,他用上全身的力气把身体缩起来,然后用手肘支在地上,拼命地,想要直起身子……

即使是幻觉也好,让我最后一次,看看你啊……

我想见你啊……

夜空下雷狮的表情看得不甚清楚,但安迷修却轻易地认出了他。

安迷修眨了眨眼,然后突然情不自禁地傻笑起来,不知道是在笑见到了心念的人,还是在笑他自己。

他就这样,以一种极其扭曲狼狈的姿势蜷缩在草丛里,自顾自地笑着,笑着笑着,就感到有泪水和血液混杂在一起顺着脸颊流下。

这么一看,雷狮紫色的眼睛真的格外明亮,像星星。

我怎么就喜欢上了这么一个人啊,真的是,好辛苦啊。

他无法骄傲地揽着他的手臂,对别人说:"你知道吗?这个人超——好的!"

他也无法并肩与他同行,度过一段段只属于他们的时光。

他也无法给予他只属于他的温柔,像普通的恋人一样长相厮守。

他能做的只有一个,故作疏离地逃开,把那份小心翼翼的情感藏在心底。

他入神地想着,甚至忘记了身体的疼痛,眼中只有一个人。

那就是无往不前,无所畏惧的雷神。

就在此时,突兀地撞上了炽热的眼神。

"呜!"

安迷修慌忙低下了头,结果不小心碰到了受伤的手臂,一下子重心不稳摔在地上。

To be continue.

评论(1)
热度(14)
© 鎖孟沙 | Powered by LOFTER